位置:首页 > 散文随笔 >

孤高的花

作者:官网 | 发布时间:2019-02-06 05

孤高的花,长在孤高的崖上,孤高的人,想要爬到上面去。

孤高的她被同学们孤立,他们把她当做异类,仿佛黑暗的中世纪,神权至上的宗教的迫害,不妥协便就要受到惩治。

人的心中藏着万恶之源,他有意识地,无意识地显露出来,这种事情就像是过路的狼一样,贪婪地看着别人手中的肉,时不时长嚎,吸引更多的狼,你还怕他们,躲着他们,他们却紧追不舍,直到你手中的肉给他们,可这不够啊!他们多少只啊,他们的眼神和獠牙多么锋利啊,围着你,盯着你,然后一扑而上,抹去异类的存在。

孩子们围着她,无意地附和着唱:“母老虎,男人婆。孤身一百,没人娶……”、

她堵着耳朵,一步一步地往后退,可他们紧随而来,像东征的十字军,为一个什么说不清的信仰,走到一起,去破坏那些不属于他们,不同意他们的人,任谁也阻挡不

她感觉到自己的后背碰到什么,惊讶的转过头,是孤高的崖,仿佛看到希望,便不顾一切地向上爬去。孩子们都走到岸边,还在不停地唱着,却只是呆呆地看着,没有动作,想一个木偶一样。

突然有谁站出来,也开始向上爬。更多的人加入队伍,都是男孩子,想要耀武扬威,合唱声渐渐消散,取而代之的是欢呼声,喝彩声,就像是一场比赛似的。

他们使出全力地向上攀爬着,耐力不好的人,爬几米就滑下来;也有不慎掉落下去的人,还好没有受伤;还有爬一会又退下去的人,往上看看,再往下看看,十分惋惜。

可是有人喊出来,就像是发现神门惊天的大秘密,她还在爬着,像一只倔强的牛,所有人都屏息看着她,抬着头仰望着她,打心底里产生出一种敬仰。

但是他们怎么能知道呢?她的双手已经摸出血,未曾做过什么事情的她,纤细的,娇嫩的双手,是如何支撑住自己的,衣服被锋利的石头割破,头上冒出冷汗,全身打颤。

为什么不停下呢?不肯退缩的理由有是什么呢?是害怕,是恐惧,她自己就是这样的自己,她不想被排斥,活在冷冰冰的角落,与这些相比,爬这样孤高的崖,显然轻松多

孩子们看着,不再呐喊,心中默默地替她加油,那么高的山崖,万一掉下来,该该怎么办,所以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地,生怕惊扰她。

终于,看不到她的身影,那个在石头上攀爬的人消失,成为再也望不到的人,他们知道,一定是她爬过去,。

所以他们欢呼起来,从心中诞生的敬仰,催发着他们一起唱出歌来:“巾帼女,七尺高,顶天立地,堪男子……”

她躺在孤高的崖上,筋疲力竭地,大口喘气,汗水浸湿她的衣服,微风吹来,稍加亲切;她脑袋里乱嗡嗡的,即使山下的喊声再大她也听不到。

她看到那孤高的花,长在孤高的崖上是那么的坚强,不依不饶。她爬到那朵花的跟前,默默地注视着它,觉得它与自己有一丝的相像。

孩子们见她许长时间没有回应,以为她从什么偏僻的小路走,也都离开,只留下喜悦也敬仰,仿佛自己所参与的是一件巨大的事情,仿佛先前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这就是孩子啊,来的也快,去的也快,突然地转变,未必不是好事。

她坐起来,双手抱住自己的双腿,心中一直压抑着的情感爆发,是一种无声地哭泣,只有坚强的人才能做得到,她觉得很累啊,瘦小的身躯,怎么能在扛担起多余的重量,与年龄不相符的痛苦,无处倾诉。

她是很坚强啊,可她依旧是歌女孩,依旧是个人,心中依旧有着软弱的一面,谨慎地藏着,生怕被别人看到,因为她,对有些事情无能为力。

孩子般的她,渴望被别人保护,虽然一直是她保护着别人,但只要有些人在她最伤心的时候出现,便就是她的白马王子。一双巨大的手将熟睡的她抱下孤高的崖。

孤高的花,长在孤高的崖上,她不会一直都待在那里。